本來劉曉波先生離世心情已經好不好(不是因為他離世,而是帶起許多事),然後今天回學校前在小巴就聽到 DQ 的事。已經不知第幾次又惱怒又傷心到好無力,而且恰好考 mock 加 master orientation,靜下來就虛脫了。

一次又一次,坦白說我真的消極到覺得沒有甚麼希望了,只能勉強地無力地說服自己要繼續相信。而抽離地矛盾地撇開消極的我,我又相信我們必須要堅信。

DQ 這事沒必要馬後炮說「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」,反正事已至此。也沒氣力說誰對誰錯,不想糾纏太多,反正…damn it

然後再說回一下劉曉波先生。我們悼念與憤怒,會不會是以為與他有共同敵人,而有同仇敵愾的感覺?然而“有趣”的是劉曉波先生說他沒有敵人,沒有仇恨。我不能說倘若他見到我們這些反應會如何,但我自己代入去想就傷心。原來到最後,追求的愛,沒有得到明白。

只是這不是要批判任何哀悼與怒意,因為依然是大家的自由,況且現今已有太多批判,不必加入,再說有甚麼好指責對錯(我這樣想啦)。與此同時,我不也在大家當中?我也憤怒,我也說不出沒有敵人沒有仇恨,但我還是抽離地替劉曉波先生感到傷感。

還有想另一題,他被囚,是因為自由。不是說甚麼為了追求終有一天的自由,我意思是他自由地選擇並跟從自己,因而走進牢籠。所以,囚室真的困住自由嗎?

好累好睏,唉,好想哭,但哭了又如何。明天我又如常忙碌於自己事,多垃圾。有時我慶幸至少認清自己好垃圾,有時覺得認清了還是這樣真的真的好垃圾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