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十九島之上

那天去看不太好看的九十九島,遇到這叔叔。他經常來,甚至有個網站,又用九十九島的照片參加比賽(還是展覽呢我有點忘了)。他又主動要給我們拍一張,不過用上閃光燈,我着實不喜歡,哈哈,反倒喜歡這張偷拍他的。

然後我想起某天看的節目,一個在香港生活的孟加拉少女回鄉,在當地露台喝維他檸檬茶。

天氣很好,但我感到昏暗
不只一件事
開始明白先入而後出世的人
有時怎捨得怎願意一直為世事失望,本來生命這麼美好
不過刻下我不要選擇視而不見或”看化”
我想為天氣這麼好而傷感和悲憤
是的,真相與對錯,或許我說不出肯定的答案
只是,又明明有值得相信與堅持的事     (當然各人想法又不同哈)
反覆問為甚麼,卻沒有尋到出路
於是我絕望得只有相信公義在神
你同樣相信抑或你覺得無稽,以至你無感都好,我依然
但矛盾地,我又矛盾
迷惘、難過,而天色明媚

彷彿今天好得不能再好,好得絲毫沒有意義

原來今日放 jupas,諗起兩個月前見工。Self-intro之後嗰教授就問我當初呢科係咪第一志願。笑咗,無諗過隔咗五年會有人問返起。反應太快,嗰聲「唔係」好似驚死答唔切咁,結果佢哋同我一齊笑咗。嚟到呢一刻…就差三日後 ge 執業試。

突然諗起呢個片段,無咩嘢我出返去溫書先 lah🦃